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院文化 -> 法官札记

愿做春泥护花朵

——一次揪心庭审有感

  发布时间:2021-05-17 17:12:04


    妈妈我饿了

    好嘞妈去给你把饭做

    妈妈我渴了

    好嘞妈去给你烧水喝

    妈妈我冷了

    刚做的棉袄穿上吧

    我是妈妈的小棉袄

    妈妈的心窝窝

……

    一首暖心的歌曲《妈妈我饿了》,歌颂了母爱的伟大,也唱出了孩子对妈妈的依赖和孺慕之情。而那些没有妈妈陪伴的孩子就像没有阳光照耀的花朵,看似坚强、勇敢,但他们平静无波的眼神诉说着他们内心的渴望和母爱缺失的遗憾……。4月30日,扶沟县人民法院吕潭人民法庭开庭审理了一起离婚案件。看似普通的离婚诉讼,因为当事人的婚生子有留守儿童、重病的情节,让我久久不能平静和释怀。

    2009年,原告李某经朋友介绍认识被告王某。经过一段时间相处了解,于2010年4月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并于2011年3月生育长子王小某,2014年10月生育次子王二某。刚结婚那几年,两人感情尚好。但是随着孩子的成长,生活压力也随之加大,被告王某常常用饮酒纾解压力,醉酒后情绪难以自控,导致夫妻感情逐渐淡薄。2019年除夕,在没有原因和先兆的情况下,被告王某对原告李某拳脚相加,打得原告李某鼻青脸肿、浑身青紫。李某盛怒之下,于正月初六离家出走,两年来双方没有任何联系。2021年4月15日,原告李某以婚前缺乏了解、被告对原告实施家暴、分居长达两年之久为由,向扶沟县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

    按照《人民法院法庭规则》第九条第三款规定,未获得人民法院批准的未成年人不得旁听。然而,自从李某离家出走以后,其婚生子王小某再也没有见过母亲。今天听说母亲回来参加庭审,抑制不住对母亲的思念之情,请求父亲带他来旁听,这样就可以见见妈妈。看着孩子泪眼婆娑又充满哀求的眼神,法官经向领导请示,批准孩子参加庭审。

    尽管事先已经从被告提交的材料中知道了孩子的身体情况,当孩子真正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还是被深深的震惊和刺痛。已经十岁的孩子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孩子那么高,瘦弱的身躯好像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到,苍白的面孔带着营养不良的菜色;上身穿着明显与初夏季节不相称的厚褂子,下着灰突突的牛仔裤,膝盖处挂破一个长长的口子,光裸的双脚穿着一双已经脏的看不清颜色的运动鞋。与衣着光鲜、体格健壮、阳光自信甚至有些调皮的城市孩子相比,这个孩子在法庭上不用大人提醒嘱咐,安静地坐在旁听席,像一个作为道具或背景的“工具人”。

    法官在主持庭审过程中,在原告陈述、被告质证辩解间隙,时刻关注着孩子的情况,询问孩子是否需要喝水或者补充糖分。2016年,孩子就被确诊为I型糖尿病和1型糖尿病性酮症酸中毒,乏力消瘦,容易疲倦,需要随时喝水,定时监测血糖,以防血糖过高或者过低,危及生命安全。庭审进行到一半时,到了孩子监测血糖的时候,只见孩子拿出血糖仪,熟练的往自己手指上扎了一下,熟练的挤出一点血,拿着血糖试纸吸点挤出的血,然后把血糖试纸插入血糖仪,查看血糖。才十岁的孩子,全程没有皱一下眉头,也没有向父母寻求帮助,更没有喊疼或者有一丝不堪忍受。法官看孩子测完血糖,连忙拿着庭审前就准备好的水和葡萄糖,问孩子是否需要,并用和缓的语言征求孩子的意见,是否希望爸爸妈妈离婚?孩子这时再也维持不了伪装的坚强,哭着说“我不要爸爸妈妈离婚”。

    庭审结束后,法官递给孩子贰佰元钱,嘱咐他好好看病、好好学习、好好生活;法官又对孩子父亲进行教育劝导,建议他不管多苦多难把孩子带着身边;我赶忙打听治糖尿病比较好的中医,并把中医的联系方式发给孩子爸爸,让他们去咨询了解一下,看看能否改善孩子的病症。

    但是,孩子自己注射胰岛素的画面让我久久不能释怀。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和未来,还是以后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主力军,我们社会上的每个人不仅有责任给他们提供衣食住行,也有义务让每个珍贵的小生命被呵护、被珍视。然而,看着这个孩子指头上的针眼,肚皮上注射胰岛素后的淤青,死寂般的沉默和没有神采光芒的眼睛,他的坚强让我不是欣慰而是心疼,他的独立让我不是庆幸而是伤感。必然是长久得不到很好的照顾,才能表现得这么独立;必然是无处安放依赖和放纵,才能表现得这么坚强。看着他,让我不由得想起其他孩子童真的面孔、灿烂的笑容,眼睛里的灵动闪烁着对世界的热爱和光芒。这本是童年应该享有的美好时光,怎么到他这里变成了奢望?

    作为人民法庭的干警,我们每天都会接触这样有故事有悲苦的当事人。虽然在党和国家的领导下,老百姓基本上脱离了贫穷,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但是,作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衍生物,青壮年劳力外出打工已是普遍社会现象,留守老人、留守妇女、留守儿童已然是农村常态。外出打工者为生计在外奔波,每年只有过年或者暑假的时候回来一趟,留守儿童们才能享受着短暂的温情。大多数孩子都是跟着爷爷奶奶在家乡上学,爷爷奶奶年迈无力尚不能很好照顾饮食起居,更遑论孩子对父爱母爱的精神渴求?

    随着社会观念的转变,农村生活方式也发生了很大的转变,青年男女不愿因感情委屈自己、迁就别人,农村离婚家庭越来越多。我们人民法庭的法官,能为这些单亲家庭孩子做什么呢?庭审时尽量考虑孩子的意愿?判决时尽量平衡孩子的抚养费?调解时尽量照顾孩子的需求?作为法官,我们不仅做到了尽可能维护孩子们的权益,我们有的法官送法进校园,教育孩子们从小培养法律意识,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有的法官自掏腰包给孩子些微帮助,表达自己的关爱和帮助;有的法官做法官妈妈,经常去看望他们,带给他们温暖和力量;有的法官对父母进行关爱孩子的宣传教育,让他们知道孩子不仅是要活着,还要快乐有满足的活着。

    我们人民法庭的法官虽然平凡,但我们愿做春泥,竭尽全力给祖国的花朵提供滋养,让他们可以品味“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的趣味,让他们可以在“犬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的乡村纵情欢笑,让他们在社会的关怀呵护下健康茁壮成长。

责任编辑:师艺维    

文章出处:扶沟县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地址:周口市川汇区交通大道西段   值班电话:0394-8158196   邮编:466000  

民意沟通信箱:zk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