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理论研讨 -> 案例指导

四轮拖拉机停靠在路边发生交通事故后车主逃逸责任如何认定

  发布时间:2016-09-26 09:42:24


    裁判要旨

    电动三轮车在乡间公路行驶时,与相对方向行驶的轻型自卸货车和电动三轮车前方在公路东侧停放的一辆四轮拖拉机相撞,造成电动三轮车驾驶人和乘坐人受伤及三车不同程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公安交警部门未对事故责任进行认定,人民法院在审理时应当依据《河南省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确定规则(试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 的规定,先对事故责任进行认定,再对赔偿责任进行确定。

    案  情

    2016年4月4日15时左右,张某甲驾驶电动三轮车沿扶沟县某乡镇甲村至乙村乡间公路由南向北行驶到丙村路段时,与相对方向刘某乙驾驶的轻型自卸货车和电动三轮车前方在公路东侧停放的一辆四轮拖拉机相撞,造成张某甲、张某丙(张某甲长孙)、张某丁(张某甲次孙)受伤及三车不同程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

    2016年4月26日,扶沟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该事故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一份,未对该事故的责任进行认定。

    该起事故的现场图载明,事故发生路面4.5米宽,四轮拖拉机后轮距路东边沿0.3米,电动三轮车倒地后的前轮距路西侧2.3米,后轮距路西侧3.4米;现场勘查笔录载明,四轮拖拉机司机不在现场。2016年4月4日扶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中队对刘某乙的询问笔录载明,刘某乙的货车车头位置走到路东的四轮拖拉机车头旁边时,电动三轮车就撞到了四轮拖拉机的左侧挡泥板和轮子上了,撞住四轮拖拉机车头后电动三轮车又碰住了刘某乙货车的左前轮、左后轮位置了,把电动三轮车撞翻了;出事后四轮拖拉机车头旁边站的那个人要开四轮拖拉机车头走,刘某乙不让四轮拖拉机车司机走,然后四轮拖拉机车司机就从四轮拖拉机车头上下来跑了。2016年4月5日扶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中队对张某甲的询问笔录载明,张某甲驾驶电动三轮车走到事故发生地点时,对面过来一辆拉沙子的货车,张某甲和货车会车时,两车车身挂住了,张某甲的电动三轮车被挂的摔倒在公路上;张某甲说其电动三轮车没有与四轮拖拉机车头发生碰撞。2016年4月20日扶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中队对李某戊的询问笔录载明,4月4日下午,扶沟县某乡镇一中的一个男生,不知叫啥名字,找到李某戊,让其去给四轮拖拉机补轮胎,李某戊到现场后发现出事故了,没有维修就走了,不知道四轮拖拉机是谁的。2016年4月22日扶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中队对李某戊的询问笔录载明,没有在意那个男孩穿什么衣服,不认识四轮拖拉机车司机,再见那个男孩也认不出。2016年4月25日扶沟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中队对李向广的询问笔录载明,李向广见到了四轮拖拉机上的人了,是一个30岁左右的男的,没见过四轮拖拉机车上的人,也不认识四轮拖拉机车上的人。2016年4月19日扶沟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出具的交通事故痕迹检验报告载明,三轮电动车右侧护栏与四轮拖拉机左后侧泥瓦检验到有一致的接触痕迹。事故现场照片载明,电动三轮车倒地后,前轮越过道路的中央多一点,后轮没有越过道路中央;四轮拖拉机右前轮胎爆破。四轮拖拉机现被扣押于扶沟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事故中队院内。

    刘某乙驾驶的轻型自卸货车在某某财险周口支公司投保有交强险,保险期间自2015年11月10日起至2016年11月10日止。

    事故发生当日即2016年4月4日,张某甲在扶沟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左股骨近端骨折,2016年5月1日出院,住院26天,支付医疗费22279.07元。2016年7月9日,许昌莲城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张某甲左下肢损伤程度评定为九级伤残,张某甲二次手术内固定取出费用约需6000元。张某甲支付鉴定费1600元。刘某乙为张某甲垫付医疗费5000元。

    2016年4月5日,张某丙在扶沟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右手外伤、第四指骨骨折,2016年4月11日出院,住院6天,支付医疗费1293.63元。

    2016年4月4日,张某丁在扶沟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右侧锁骨粉碎性骨折,2016年4月24日出院,住院20天,支付医疗费13112.01元。张某丁病例上的名字书写错误,“张某定”应为“张某丁”。2016年7月9日,许昌莲城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张某丁右上肢损伤程度评定为十级伤残;张某丁二次手术内固定取出费用约6000元;建议张某丁休息90日、营养60日、护理60日。张某丁支付鉴定费1600元。

    张某甲、张某丙、张某丁户籍所在地均为扶沟县某某镇丁行政村丁村。

    审  判

    扶沟县人民法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六条、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 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河南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二十九条,《河南省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确定规则(试行)》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中心支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项下赔偿原告张某甲医疗费10000元,在死亡伤残赔偿限额项下赔偿原告张某甲护理费2056元、残疾赔偿金2604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赔偿原告张某丙护理费477元,赔偿原告张某丁护理费6323.07元、残疾赔偿金2170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以上合计81610.07元;二、被告刘某乙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张某甲医疗费18279.0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80元、营养费520元、鉴定费1600元,合计21179.07元的70%,计款14825.35元,扣除已垫付的医疗费5000元,下余9825.35元;三、被告刘某乙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张某丙医疗费1293.6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0元、营养费120元元,合计1593.63元的70%,计款1115.54元;四、被告刘某乙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张某丁医疗费19112.0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00元、营养费1600元、鉴定费1600元,合计22912.01元的70%,计款16038.41元;五、驳回原告张某甲、张某丙、张某丁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在上诉期未过的情况下,刘某乙、某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中心支公司均主动将赔偿款直接汇入扶沟县人民法院执行款专户;第二日,承办法官即通知张某甲、张某丙、张某丁领取了赔偿款,本案得以顺利审执结。

    评  析

    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本次交通事故的责任如何认定;张某甲、张某丙、张某丁主张的赔偿责任如何确定;张某甲、张某丙、张某丁主张的营养费及张某甲、张某丁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标准如何确定。

    1.关于本次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应当在规定地点停放。在道路上临时停车的,不得妨碍其他车辆和行人通行。”本案中,四轮拖拉机司机或车主将其四轮拖拉机停放在道路东侧,与张某甲驾驶的电动三轮车相撞,妨碍了张某甲的通行,违反了《河南省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确定规则(试行)》第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属于被动型过错行为,对该起事故的发生,应当承担次要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 第四十八条规定:“在没有中心隔离设施或者没有中心线的道路上,机动车遇相对方向来车时应当遵守下列规定:(一)减速靠右行驶,并与其他车辆、行人保持必要的安全距离;(二)在有障碍的路段,无障碍的一方先行;但有障碍的一方已驶入障碍路段而无障碍的一方未驶入时,有障碍的一方先行;……”《河南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机动车在狭窄道路上会车时,有条件让行的车辆应当避让没有条件让行的车辆,后进入该路段的车辆应当避让先进入该路段的车辆。”本案中,依据事故现场图、刘某乙、张某甲的陈述、痕迹检验报告及现场照片综合分析,张某甲驾驶的电动三轮车右侧护栏先与四轮拖拉机左后侧泥瓦发生碰撞,证明张某甲驾驶的电动三轮车已驶入障碍路段,刘某乙驾驶自卸货车应当减速避让,让张某甲驾驶的电动三轮车通过;刘某乙驾驶的自卸货车未与张某甲驾驶的电动三轮车保持必要的安全距离,未让张某甲驾驶的电动三轮车先行,并与其发生碰撞,刘某乙的行为违反了《河南省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确定规则(试行)》第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属于主动型过错行为,应当承担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

在本次事故中,张某甲驾驶电动三轮车在遇相对方向刘某乙驾驶的自卸货车时,亦应减速靠右行驶,其行为违反了“在有障碍的路段,无障碍的一方先行”的规定,对事故的发生亦有一定过错,亦应承担次要责任。

    本案中,四轮拖拉机因其轮胎爆破停放在路边,处于静止状态,刘某乙驾驶自卸货车能够采取措施予以避让,四轮拖拉机在该起事故中起次要作用,四轮拖拉机司机或车主逃逸,目的是逃避赔偿责任,对该起事故的责任认定影响较小。刘某乙及某某财险周口支公司辩称四轮拖拉机司机或车主逃逸,应当承担该起事故的全部责任,不符合《河南省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确定规则(试行)》的规定,对其辩称的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张某甲述称其在该起事故中无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刘某乙辩称逃逸的四轮拖拉机司机或车主应当承担该起事故的全部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某某财险周口支公司辩称逃逸的四轮拖拉机司机或车主应当承担该起事故的全部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2.张某甲、张某丙、张某丁主张的赔偿责任如何确定

    张某甲驾驶的电动三轮车与逃逸的四轮拖拉机司机或车主停放在路边的四轮拖拉机相撞,后又被刘某乙驾驶的自卸货车撞倒,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张某甲、张某丙、张某丁受伤,侵害了张某甲、张某丙、张某丁的健康权,逃逸的四轮拖拉机司机或车主及刘某乙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基于刘某乙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四轮拖拉机司机或车主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张某甲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刘某乙应当承担70%的赔偿责任,四轮拖拉机司机或车主应当承担20%的赔偿责任,张某甲应当承担10%的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多辆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其中部分机动车未投保交强险,当事人请求先由已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保险公司就超出其应承担的部分向未投保交强险的投保义务人或者侵权人行使追偿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基于某某财险周口支公司为刘某乙驾驶的轻型自卸货车投保有交强险,且在保险期内;四轮拖拉机司机或车主投保交强险的情况,本院无法查实;故,张某甲、张某丙、张某丁要求先由某某财险周口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待逃逸的四轮拖拉机司机或车主归案后,某某财险周口支公司就超出其应承担的部分可向四轮拖拉机司机或车主追偿。不足的部分,由刘某乙承担70%的赔偿责任,四轮拖拉机司机或车主承担20%的赔偿责任。

    某某财险周口支公司辩称其应在交强险无责赔付限额内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3.张某甲、张某丙、张某丁主张的营养费及张某甲、张某丁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标准如何认定

刘某乙辩称张某甲、张某丙、张某丁主张的营养费每人每天50元过高,结合本地实际,本院调整为每人每天20元。某某财险周口支公司辩称张某甲、张某丁主张的精神抚慰金过高,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张某甲、张某丙、张某丁主张按医疗票据计算医疗费,按每人每天30元按实际住院天数计算住院伙食补助费;张某甲、张某丙主张按2015年河南省农、林、牧、渔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标准按实际住院天数计算护理费;张某丁主张按2015年河南省农、林、牧、渔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标准按实际住院天数加鉴定部门出具的护理意见天数计算护理费;张某甲主张按河南省农村居民2015年人均纯收入标准按12年九级伤残计算残疾赔偿金;张某丁主张按河南省农村居民2015年人均纯收入标准按20年十级伤残计算残疾赔偿金;张某甲、张某丁主张按鉴定机构出具的票据计算鉴定费;张某甲主张按九级伤残确定精神损害赔偿的数额10000元;张某丁主张按十级伤残确定精神损害赔偿的数额5000元;均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张某甲、张某丁主张鉴定时支出的过路费和加油费320元,某某财险周口支公司不予认可,因与客观实际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张某甲的损失本院确认如下:医疗费28279.07元(22279.07元+6000元),护理费2056元(28849元/年÷365天×26天),住院伙食补助费780元(30元×26天),营养费520元(20元×26天),残疾赔偿金26048元(10853元/年×12年×20%),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鉴定费1600元。

    张某丙的损失本院确认如下:医疗费1293.63元,护理费477元(28849元/年÷365天×6天),住院伙食补助费180元(30元×6天),营养费120元(20元×6天)。

    张某丁的损失本院确认如下:医疗费19112.01元(13112.01元+6000元),护理费6323.07元(28849元/年÷365天×80天),住院伙食补助费600元(30元×20天),营养费1600元(20元×80天),残疾赔偿金21706元(10853元/年×20年×10%),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鉴定费1600元。

    本案在对事故责任进行认定的同时,亦对赔偿责任进行了确定,尤其是对四轮拖拉机承保情况无法查清的情况下,判决先由已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宣判后,各方当事人均服判息诉,既彰显了公平正义,又更好的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以实际案例实践了“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承诺,达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责任编辑:聂婧    

文章出处:扶沟县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地址:周口市川汇区交通大道西段   值班电话:0394-8158196   邮编:466000  

民意沟通信箱:zk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